skip to Main Content

有這個理解,就沒有精神的自由

有這個理解,就沒有精神的自由,沒有精神的生,因為所謂創造的生命就是達到與死統一的一個完美的頂點。每當我們在精神上形成生的觀念時,這個觀念必須也包含死的觀念。這種包含便意味著精神中出現了一個新紀元。
  但是,因為每個人都面臨著從自在墮落到惰性化和機械化的誘惑,他必須隨時準備好保持他的自在而反抗那些已經墮落或者失去自在了的人強加給他的機械主義和物質主義,這是一個長期的斗爭。為了靈魂本身的自由和本能的自在而反抗機械主義和物質主義墮落的斗爭。
  但是,在內心深處,又發生了什么變化呢?毋庸諱言,曾發生過一場大戰。女人不是沒經過斗爭就得到自由的。今天,她依然在戰斗,兢兢業業地在戰斗,盡管已不再有這種必要,因為男人已經敗北了。如今已經很難找到一個不屈從于偉大的女性精神的男人,這種精神正震蕩著人類。然而,天下還是不太平,這震蕩是斗爭中的震蕩,沖突性的震蕩。
  但是惠特曼堅持把民主提高到政府之上,或者甚至高于公職或人道或睦鄰關系。天知道什么是民主——可是我們知道它是尚未獲得的東西。民主是超越政府,甚至凌駕于理想之上的東西。它必然超越理想,因為至今還沒有人說得出它究竟是何物。作為一種觀念,它還不存在。甚至惠特曼(盡管他一再重申)也沒有超越暗示階段,而且是極其拙劣的暗示,他的許多暗示都是如此。
  但是人的頭腦是為了自身的目的才發明了這種標準。假定如此,那么目的又是什么呢?僅僅在必要時運用它在活人之間作比較,正如金錢一樣,它僅僅是一種人為的設置,用它來比較一條羊腿跟一卷濟慈的詩集,而金錢本身卻什么也不是,它僅僅是衡量人類欲望大小的一種主觀的以及固定不變的標準。倘若我們錯將這個標準作為被測之物本身時,并將我們的欲望建筑在金錢的基礎上,那就成了無意義的實用主義了。
  但是耶穌選擇了另一條途徑——不占有一切而是成為一切。不是攫取所有的東西而成為無上的占有者,而是通過至高的承認來成為一切。直到最后,還是同一結果。王神合一的埃及法老和釘在十字架上的神在他們手中都握有同一氣泡——“全知”的、無限的氣泡。法老把他的意志和意識的統治加在萬事萬物之上,釘在十字架上的神把他的意志和意識跟萬事萬物等同起來。但是最終,純粹唯物主義的進程是對愛的順從,猶如權力的至上擴展。到了某一點,不管是在掌握(指權力)方面或順從(指愛)方面,靈魂認識和完善了它自己,超過了某一點,它僅僅由于其向心性而崩潰并陷入因果的物質連鎖中。權力的專制并不比“無權”的專制來得可惡。由最高級者掌握政府并不比由最低級者掌握來得更致命。讓普通人來統治,讓他被人稱為最高級管事,允許我們對他有一些(但卻是寬大為懷的)輕視。但是讓我們把我們本身的自我保持成一個整體,使之比任何攫取或認識更為偉大,使之集中地活潑敏捷,饒有生氣。
  但首先它需要行動的勇氣,也就是將我們的意志交付給未知,把我們的行動方向交付給不可見的潮流。由于孜孜不倦的堅持,我們硬是控制了自己的生命;由于病態的狂亂,我們試圖結束我們;由于可怕而固執的瘋狂,我們在我們自己的意志下打碎了我們自己!我們企圖用數學的和機械的方法設計一切,而忘記了這么一個事實,安寧遠遠超越了數學和力學。
  但他什么也感覺不到。這種冒牌的極樂世界和超越所有理解的和平是一種偉大的偽造的解放。這是一種形式的極樂世界,一種形式的和平,是絕對的無效。起初,女人無法認識它,她大為光火,氣得發瘋。你常常可以發現女人一個接一個地撲向那些已經獲得這種假和平、假力氣、假權利的男人——那個十足的利己主義者。這個利己主義者再也沒有自發的感情,再也感受不到人間的痛苦。他從今以后全部生命都是間接獲得的,他只受個人意志或某種不可泄露的野心的激勵,要把自己強加給世界或另一個人。如果你發現有哪個男人或女人在把自己強加給別人,那就是利己主義者最自然的表現。然而,現代利己主義者真正的表現是那種完美的和藹、善良和謙卑。呵,永遠是那種十分微妙的恭順!
  但我們不是被迫生,我們只是被迫死。我們可以拒絕活,我們可以拒絕進入生命的未知,我們可以完全摒棄生命。在這兒,我們有如此多的選擇,有那么多的自由意志,我們完全可以自由地在我們的末日之前去死,也可以自由地延長我們的生命,喜歡延長多久就延長多久。
  但耶穌搖搖頭。在天堂的大變動中,十字架的根基也移動了。天體偉大的運動在緩慢地進行,甚至把十字架也從耶穌受難的地方移走了。而耶穌——我們接近上帝的通途,也和上帝一起,在地平線上挪開了。
  但愿這世上不再有那些烏合之眾,而只有單個的人。甜蜜的死神,把我們從大眾之中拯救出來吧。死神,高貴的沒有瑕疵的死神,打碎了人類大眾平靜的外殼,就好像一個人扯碎了孤立的臭蟲那易碎的外殼。粉碎作為整體的人類,讓它完蛋。讓世界上出現一些純潔而單個的人,這些人把自己交付給未知的生和死,并由此而得到滿足。讓我們那世俗的“一”見鬼去吧。哦,死神,賦予我們獨立的存在吧。把我們從墮落的社會機體中解救出來。哦,死神,解救我吧,讓我成為獨立的人,讓我成為我自己,讓其他人也成為獨立的、不受任何多樣性的統一影響的人。但愿這世上有這么一些人,他們具有獨特的個性,自由自在的,就像那天上的星星。讓我按照自己內心的沖動,直接從生或直接從死中起源,而不再從人類這個整體出發。
  但這不是簡單的重復,將來碰到的不是內陸源頭那個神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Back To Top 江西快三出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