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拼命地說服自己相信這些“屁話”。

  “不能動,我是一塊石頭,我沒有感覺!我是一塊石頭,我沒有感覺!”我拼命地說服自己相信這些“屁話”。
  “不能讓他們接近!”隊長發話道,“背后是彈藥庫,會把我們炸上天的!” 狼群(1) 浴血重生
  “不是,不過我剛入伍的時候見過他,他是我的偶像。”扳機看著那把軍刀不無惋惜地說道,“英雄遲暮啊!”那樣子好像說我欺負了一個沒有行為能力的老人似的,而我受傷則是無能的表現。 第三章 我殺人了(3) 作者 : 刺血
  “不是,只是很好奇!看你的樣子成年了嗎?怎么就跑來打仗了?你家人同意了嗎?”我好奇地問道,美女和小貓本來就是軍人出身,Redback怎么看都不像成年女人。
  “不是隊長叫來的,是采購血腥鉆石的珠寶商的飛機,我們搭搭順風機!”狼人指著一個穿西裝的家伙說道。
  “不是很嚴重,只是損失了點錢。現在扶南和平了,鴻龐也沒什么事,只剩東塢的毒梟那里有生意做,不過那里的人我都認識,不需要他再搭線了。沒有什么!”隊長安慰我道。
  “不是命大,是我不想死!”我慢慢地說,“昏迷中我給你們添了很多麻煩嗎?”
  “不是他們,我只認識那個長者,年輕的我不認識。”隊長苦笑了一下。
  “不說實話是吧?我們可自己去問了,我可是看清你拉的是個護士,還是個亞裔的。這可是很好找的喲!”美女威脅道。邊上一群人紛紛點頭同意。
  “不許叫!我讓你叫,讓你叫!”我又死命地在他傷口上踩了幾下,馬上把那小子痛得沒勁叫,只能哼哼了。
  “不許叫!我問你,你們怎么跑回來了?你們要去哪兒?其他人呢?”我一連問了三個眼前最切身的問題。
  “不要,不要!你們想問什么?求你們了!不要!你們想問什么?我叫查爾斯·凱勒,是格斯中校的手下,你們想知道什么?你們問啊,你們不問我怎么回答?”那家伙頂不住了,哭著叫道。
  “不要,從痕跡上看,他們的人數不會少于200人,我們人數太少!我們只要能跑到他們前面就行了,給他們設幾個‘路障’。”隊長說。
  “不要啊,我以為所有外國人都愛吃那種口味,沒想到你喜歡吃真正的中國菜!放過我吧,這一餐不要錢了,我把錢退給你!”老板把我們當成黑社會的了。
  “不要動!你的手臟,如果異物進了氣管就不好辦了!忍住!”說完拿出水壺沖凈雙手,然后開始扯我脖子上的膠帶,一邊扯一邊說,“虧你想得出來,用這種東西壓傷口,也不怕感染!”
  “不要高興得太早,如果讓對方發現我們,我們就是第一被攻擊目標!”快慢機坐在樹杈上,一邊調狙擊槍的瞄具,一邊對我說,“你知道嗎?在以前如果發現周圍有狙擊手,軍隊一般都是調炮把狙擊手可能藏身的地方炸平。你還高興得起來嗎?”
  “不要靠著樹,不要靠著樹!”隊長拉著我的衣服把我拖到空地上,“趴下,炮彈碰到樹枝會在樹間爆炸,樹下是危險區域!”
  “不要去招惹那兩個小妖婦,你會被玩兒死的!”大熊憋著笑說道。 狼群(1) 浴血重生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他開始拼命地向后爬,似乎離我的槍口遠一點就安全一分似的。 第四章 槍戰(1) 作者 : 刺血
  “不要以為你長了幾斤肉,又學會了硬氣功就能打贏我。我可不是吃素的!”屠夫一邊說話還不耽誤一拳打倒一個撲來的敵人。那家伙被屠夫一拳打得倒飛出去兩米多遠砸在桌面上,150多斤的體重加上落下的加速度,把桌子直接砸成了碎木塊。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宛兒的聲音小得像貓叫一樣傳來,我扭頭一看她捂著臉跪在地上,邊哭邊叫著。楊劍和李明等人一邊在邊上勸,一邊給我使眼色,讓我趕緊去攔攔梅毒,不要讓他再這樣殘害一個死人了。
  “不要再派人去了。我親自去看看,你們守好下面,估計有人潛進來了。”緊接著我竟看見在我這層樓的走廊上匆忙地走過去一個人影。
  “不一定會用很多錢,有的是買的,比如說一座房子就是一個小基地,大的像這種基地有的是租的,有的是買的,有的是搶的!”隊長打開營房的廚房的門。
  “不用解釋,我們又不是說你做得不對。很多人都會那么做,戰場是一個最容易挖掘人性野蠻一面的環境。但是在充分發揮野性的時候,喪失了士兵應有的冷靜,這是絕不允許的。”隊長在一邊教導我,“冷靜沉著可以讓野性成倍地發揮威力。你要記住,屠夫雖然嗜血,但你看過他不冷靜失去控制嗎?”
  “不知道!”我很老實,這個英文單詞第一次聽。
  “不知道,我就是覺得不舒服!”這時我們走進了幾棵大樹圍成的圓形空地。
  “不知羞恥!”我在邊上看著他狂妄地大笑無奈地說道,“不知道我干掉的是誰。不然一定在傷疤上標明1999年9月28日凌晨4點差點死于某某人之手,哈哈!唔唔……哈哈哈……唔唔……”說到這里我忍不住大笑,笑到最后,我覺得我的聲音里都帶哭腔了。
  “布朗叔叔,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地方?你怎么知道這個地方的?誰告訴你的?里面的桌子是怎么回事?什么隊長?我要一個解釋!”杰克抹了一把臉上的泥漿,撥了撥頭上的黑發,吐掉了一口泥水之后,便向布朗發出一串的疑問。
  “布朗叔叔。布朗叔叔,不要哭了。火山要爆發了!火山要爆發了!”看著布朗沒有清醒過來的意思,杰克只好一巴掌打在他的背上,可挨了一掌的布朗卻只是神情恍惚地抬起頭看了看杰克,好像在怪杰克打斷他緬懷過去的時光。
  “菜式和菜色一樣,可是我以前吃的不是這個味道!”公子哥吃了一塊燒鱔段咂了咂嘴說道。
  “操!能不能把那玩意兒從我身上拔下來?扎在身上痛啊!”我有了力氣大叫道。
  “操!讓你追,有本事你起來!”對著山腳下的火團,吐了口痰,比了比中指,終于消了我一口惡氣。
  “操!我是什么時代的軍人,我怎么會用這么高科技的東西,電腦我還是學了兩年才學會的。天才造的東西太復雜!”隊長不好意思地在話筒那邊辯解道:“讓我看看!你們怎么還在敵區?DJ的電腦顯示你們附近有返城的敵軍和大批追兵,離你們不遠了!你們面前所在的大街向東拐,那條大路直通城外,但路上有返城軍隊,你們順著這條路前進就可以過來了,我在城郊留下了記號,你們順著過來。剛才政府軍說攻城不是很順利,他們占領了城北部,正在猛攻城東,我們要從背后幫忙,他們才能攻過來,我們才能逃出去。”
  “操!我他媽都三個月沒回家了,本來說明天回去找個妞爽爽的!都他媽的是那只老鼠害的,要是讓我抓到他,我非把他的腦袋割下來掛我床頭!”
  “操!怎么變成這德行了?你不認識我了?我是伊萬,屠夫……我們見過面共過事的……”屠夫皺著眉頭打量著變得和邋遢乞丐一樣的哈維。 狼群(1) 浴血重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Back To Top 江西快三出奖结果